亚特兰大v萨索洛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制度創新 > 正文

業內:上海自貿區風險在于人的因素

時間:2013-11-18 13:34:27

 9月底的一個夜晚,7點半,黃浦江畔的燈彩準時亮起。一艘以“招商銀行”冠名的游輪緩緩駛過江面,劃破了水光里的燈影。就在不遠處,環球金融中心、上海中心大廈、金貿大廈這三幢陸家嘴標志性建筑靜靜地屹立在喧囂之中。這里已經是國際著名的金融中心區之一,而在23年前,陸家嘴成為全中國首個國家級金融開發區時,沒有多少人會意識到黃浦江兩岸未來將誕生多大的爆發力。

  站在陸家嘴的東方明珠塔向東望去,東海之畔另外一塊土地靜靜沉睡。初生的上海自貿區或將接力陸家嘴,要令上海進一步提升在世界經濟領域的地位。

  未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作為中國改革開放歷程中又一個里程碑事件,上海自貿區勢必將成為世界矚目的焦點。在藍圖將要繪定之時,我們忍不住要問:上海自貿區的創新體現在哪些方面?這些創新又會帶來哪些風險?

  金融領域是最大突破

  本次采訪,圍繞著上海自貿區建設的眾說紛紜中,有一點成為共識:上海自貿區本次金融創新的力度將是前所未有。

  正如前文所述,在上海自貿區正式掛牌當日首批出爐的數十項政策當中,金融創新的具體內容屈指可數。這或許會令一部分人失望,尤其是在上述共識已經深入人心之時。

  然而,這或許從另外一個側面說明了本輪金融創新有可能產生的風暴。上海的一位官員對《浙商》記者稱:“最糾結的部分就是力度最大的部分。在李克強總理力排眾議決定成立上海自貿區之時,反對聲浪最大的也是金融監管部門。”

  截至發稿之時,自貿區的相關細則尚未出臺。在《浙商》記者拿到的一份《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送審稿)》中,關于“深化金融領域的開放創新”一節有兩項內容,一項是加速金融制度創新,另一項是增強金融服務功能。這兩項都直指目前我國金融領域的“頑疾”。

  未來,在上海自貿區內有可能實現金融市場利率市場化,金融機構資產方價格實現市場化定價。

  另外,送審稿中還明確提出希望在自由貿易試驗區先行先試人民幣資本項目下開放,并逐步實現可自由兌換,這自然加強了外界對自貿區將成為人民幣國際化試驗田的猜想。且大多數市場人士預期,上海自貿區與其他離岸人民幣市場相輔相成,可令人民幣流動性增加,有助于人民幣業務的整體發展。

  上海浦東新區金融服務局副局長張湧對《浙商》記者稱,建設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是浦東人為實現中國夢而承載的重要使命:“2012年,中國的外匯儲備達到了3.3萬億美元,世界第一。但外匯儲備多,是否就意味著金融在全球的地位高,是否與中國的經濟總量相稱呢?我認為答案是否定的。中國保有那么多的外匯儲備,付出的代價是很大的,既有投資風險、匯率風險,還有機會成本,特別是造成國內貨幣政策的被動性。要從根本上改變這一格局,真正提升中國在全球金融領域的資源配置能力,唯有靠人民幣國際化。”

  “自貿區的金融改革毫無疑問是其中一個重要部分。但就短期而言,我認為外界對于自貿區內的人民幣國際化可能期望過高,自貿區里人民幣可自由兌換短期內發生的可能性很小。”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曾經表示。在金融改革方面,盡管現在的方向比較明確,即在自貿區內金融改革會先行先試,如人民幣結算、人民幣離岸中心、利率市場化、建立跨國企業資金管理中心等,但短期內可能不會有太明顯的進展,離岸金融業務一步放開的可能性很小,借鑒香港的經驗,上海自貿區可能會先從深化人民幣貿易結算和鼓勵跨國公司建立區域中心開始,再逐步放開到人民幣可兌換、跨境投資等。

  而在金融創新方面,對于民營企業的一項利好是,自貿區將推動金融服務業對符合條件的民營資本和外資金融機構全面開放,支持在區內設立外資銀行和中外合資銀行。

  截至發稿時,《浙商》記者獲知,至少有兩家浙商企業有可能成為該項政策的直接受益者,分別是復星集團和均瑤集團。兩家企業都對在自貿區內設立民營銀行感興趣,正在積極籌備當中。除此之外,9月底,阿里巴巴[微博]的相關負責人亦悄然拜訪自貿區相關部門,或也與金融開放有關。

  然而,比較起民營企業而言,外資金融機構或許將成為更直接的受益群體。上海自貿區總體方案設計參與者之一、上海市政府參事室主任王新奎日前在公開場合稱,外資銀行參與上海自貿區金融改革更有經驗,因為他們長期處于市場化的環境中,并在嚴格的監管體制中成長。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研究會副會長、上海市政府決策咨詢特聘專家潘英麗預計,中國的利率市場化步伐,會隨著上海自貿區的成立而加快速度。而由于在“風險定價”方面,外資銀行比中資銀行更有優勢,在比較自由的市場化環境中,外資銀行的優勢將顯現出來。

  與外資金融機構相比,過去在中國金融體系中被“過度保護”的國有銀行等金融機構將面臨巨大挑戰,而此前只在有限范圍內參與金融服務的民營企業面臨的困難將更多。

  上海盛萬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創始合伙人何曉秋對此評論:“過去中國的金融機構一直以來的玩法已經玩不久了。未來進駐自貿區的企業必定是在服務水平上有過人之處的企業,否則很快會被淘汰清除。”她建議,對于中國企業而言,在自貿區剛剛建立的一段時間內,資本或者服務水平相對沒有競爭力的“屌絲”企業可以試水,但不宜深陷。行業內的大腕們則不妨多參與。一方面可以參與自貿區藍圖的建設,另外一方面也能提高自身的競爭力。待到自貿區發展到較成熟的階段,“屌絲”企業可以再深度參與。“創新的過程就是流程的優化,可以想見這樣的創新絕對不會是一步到位的。在這期間,民營企業還是有很多機會的。”她如是說。

  投資貿易自由區

  除了金融之外,上海自貿區亦在很多方面邁開了探索的步伐。

  由浦東新區政府邀請直接參與相關法律事務的中倫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合伙人張海曉對《浙商》記者稱,哪怕只是為了拿一張營業執照,企業都值得先到上海自貿區注冊。她特地賣了個關子:“那將是注定載入史冊的執照范本。”

  與此相關的是上海自貿區的另外一項實驗內容:投資自由化。上海自貿區將全面實施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管理。

  非禁即入,除了負面清單規定不能干的,其他都可以干。這特別針對的是服務業:金融服務、航運服務、商貿服務、專業服務、社會服務、文化服務,六大領域全部開放。在過去,企業的營業執照上在經營范圍上規定的是“你能做什么”,而在上海自貿區則變成了“你不能做什么”。

  聽起來似乎只是文本上的變動,然而負面清單卻意味著對傳統監管思維的顛覆。實踐證明,不管是制造業還是服務業,凡是對外開放比較徹底、積極參與全球資源競合的領域,都會發展較好、競爭力變強。因此自貿區內投資會大部分實行備案制,取消外資持股比例或經營范圍等諸多限制。預期率先在試驗區范圍內改革投資項目管理、外商投資企業設立及變更管理、工商登記這三個環節。而船舶運輸、資信調查、融資租賃、檢測維修、演出經紀、娛樂文化、教育培訓、醫療保健等眾多現代生產型和生活型服務性行業,都將對內外資實施公平的準入標準,歡迎國內民營資本和海外直接投資。

  除了投資自由化外,上海自貿區還將實現貿易的自由化:即沒有海關監管、查禁、關稅干預下的貨物自由進口、制造和再出口。上海的目的不是做集裝箱吞吐量最大的港口,而是做轉口貿易和離岸貿易。

  自貿區不會做成集裝箱的堆場,并探索同長三角周邊地區的錯位競爭和協同合作。更重要的是,推進與自由貨物貿易相關的服務貿易的發展,特別是配套國際大宗商品交易平臺以及航運金融交易平臺,允許境內外企業參與商品期貨和航運遠期交易。在這一定位上,上海意圖進一步提升國際航運中心地位的雄心不言自明。

  無論從哪個角度而言,自貿區的創新都將是前所未有的大開放,甚至成為迄今為止中國開放度最高的特殊區域。張海曉將一句已經流之于各大媒體的話語再度告知《浙商》記者:“這一次,自貿區要做的是‘以開放倒逼改革’。”

  改革的考驗

  “上海自貿區未來的推進將是對相關管理部門執政智慧的最大考驗。”何曉秋如是稱。在她看來,自貿區的風險在于“人”的因素。

  誠然,即使管委會有關人員亦承認,由于全是“摸著石頭過河”,沒有任何可以遵循的過往經驗,上海自貿區的建立最大的困難在于如何“立”。

  但在張海曉看來,國務院決定將試驗區定在上海,“人”也同樣是重要原因:“上海的官員、服務業從業人員尤其是金融從業人員,過去接觸到的是國內少有的開放環境,也比許多國內同行擁有更多的處理問題的經驗。這使得上海擁有了‘人和’之便。”

  在知識產權領域擁有豐富經驗的張海曉亦參與了浦東新區的部分法律事務,她對《浙商》記者如是說:“像我們這一代人,能夠在這樣的時代節點上,把最好的年華和學識獻給祖國,為中國向前走的步伐盡到綿薄之力,真的是一件很榮幸的事情。”這樣的使命感也將成為自貿區建設的“人和”因素。

  即使如此,“人”依然還是自貿區未來的不確定因素。上海開發區協會秘書長趙海對《浙商》記者稱:“自貿區在掛牌后很長一段時間內還會只是一張掛在眼前的‘餅’,這‘餅’能燒成什么樣,還需要很多具體工作來實施。實施得怎么樣將直接關系到上海自貿區未來的發展。定下規則后,能否按規則實行,是一個挑戰。”

  除此之外,如何把握創新的“度”亦是一大難題:動刀太猛易休克,若只是隔靴搔癢,又難以達到以“開放倒逼改革”的目的。

  金杜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張興中則表示,對于管理層而言,最有可能的操作方式是“小步快跑”。他對《浙商》記者稱:“自貿區的創新力度前所未有,也意味著創新的腳步不可能是冒進的。”

  上海財經大學現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丁劍平稱,以負面清單為例,實行負面清單管理并不意味著沒有管理,“開放”比“管理”更困難。與此同時,自貿區還需要有國際視野:“TPP等新興貿易協定在實行怎么樣的游戲規則,我們與服務業強國的差距在哪里?我們是照搬別人的經驗還是要另起爐灶?怎么對接國際需求?這些問題都值得深思。”

  從這些角度而言,陽光與陰霾可能同時出現在上海自貿區未來發展的道路之中。

您可能也喜歡:

  • 沒有資料
  • 亚特兰大v萨索洛 山东11选5开奖公告 11选5任七每期必中 游戏网址注册免费送彩金 赛车pk拾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赌博 上海时时下载 湖北11选5走势图技巧 时时彩独胆稳定方法 捕鱼游戏大全 彩票源码搭建一条龙 帝景江西时时 新时时彩网赚 湖南体彩20选5走势图 重庆时时全天时间几点到几点 32张骨牌4人8张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