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v萨索洛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制度創新 > 正文

上海自貿區激發金融監管理念根本性變革

時間:2013-11-18 13:33:38

 從金融業務的特征來看,上海自貿區的制度改革面臨兩個挑戰:一是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帶來的監管挑戰,二是金融混業競爭帶來的監管挑戰。在風險控制和業務發展之間如何尋求平衡是監管創新必須面對的課題。這次上海自由貿易區的建立恰好是契機,讓金融監管從理念上來一次根本性的變革,以適應中國金融市場與國際接軌的需求。

  

  隨著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的掛牌,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金融市場利率市場化、人民幣跨境使用、外資機構國民待遇、民營資本進入金融業以及金融離岸業務等局部試點都將進入議事日程。自由貿易試驗區只是上海浦東新區的一小塊,卻是中國金融自由化的一大步。

  定位很清晰,上海自由貿易區試驗區,與其說是業務的實驗區,不如說是制度改革的實驗區。從金融業務的特征來看,自由貿易區的制度改革面臨兩個挑戰:一是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帶來的監管挑戰,二是金融混業競爭帶來的監管挑戰。

  由于歷史沿革的因素,我國的金融監管一直以來采取規則性監管模式,即通過體系化的法律法規規制市場中的相關金融活動。這種監管模式,對于控制市場風險較為有效,但它以限制市場的自由度為代價,不利于促進金融業務創新和金融機構綜合競爭力的提高。

  以證券業創新業務的審批為例,由于每一項新產品的推出都需要證監會甚至國務院的審核批準,使得我國金融期貨交易所從2006年成立迄今,七年來只推出一個交易活躍的品種——“滬深300(2401.904, -16.59, -0.69%)股指期貨合約”。至于今年9月重新恢復的國債期貨,由于持有70%國債現券的銀行、保險公司等交易主體受到限制不能入場,上市一個月以來成交始終清淡,且交易量日漸萎縮,日均成交量僅為三、五千手。10月8日,三個合約的總成交量為2464手,10月10日,國債期貨主力合約TF1312成交1506手,其他兩個合約TF1403和TF1406分別只成交21手和成交18手,三個合約總成交進一步縮減至1545手,總持倉數降至4126手。由于交易過分清淡,國債期貨產品對沖利率風險的功能幾乎無法發揮。

  因此,在風險控制和業務發展之間如何尋求平衡,是監管創新必須面對的課題。如此看來,這次上海自由貿易區的建立應該是個極好的契機,能讓金融監管從理念上來一次根本性的變革,以適應中國金融市場與國際接軌的迫切需求。

  另外,互聯網催生的金融跨界,也使得混業經營的格局變得更加復雜。

  2012年銀行理財產品的發行規模接近25萬億,而2013年上半年理財產品的規模就達到了24萬億,爆發式增長的理財規模背后,是銀行和信托、券商及其他第三方機構的緊密合作和相互滲透。

  2012年7月,保監會推出《保險資金委托投資管理暫行辦法》,此后又下達了《保險資金投資有關金融產品的通知》,給險資參與投資銀行理財、券商資管和信托產品打開了一條合法路徑。2012年9月、10月,證監會相繼頒布新的《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管理辦法》和《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暫行規定》,基金從此不僅可以投資上市企業證券資產,還開始參與實體資產投資。各類金融監管機構的政策松綁,使得各類金融機構的業務競合關系更加復雜,銀行、證券、保險及信托,各類資金在資產管理和委托理財的業務池子里融為一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2013年6月末,信托資產規模達9.45萬億,增速在各類金融業務中遙遙領先,充分體現了混業經營和跨界滲透的威力。

  當然,催生我國影子銀行快速發展的,還有那些五花八門的局外之手。阿里、騰訊、百度[微博]等互聯網企業通過他們自己的平臺、渠道優勢,相繼推出了“余額寶”、微信支付、百度理財,甚至連蘇寧這樣的零售商也都開始涉足基金銷售等理財業務,且不說還有上百家銀行卡收單機構以支付服務商的名義,向大大小小的零售商戶提供著各種期限不同、金額不一的信用貸款。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普及、網絡支付安全性的提高、大數據分析能力的增強以及征信系統的完善,有越來越多的借貸雙方會以各種方式越過信用中介,在信息技術所支撐的雙邊平臺上實現自主交易。在這股浪潮下,金融無所不在,金融已經不再是金融機構的特權了。

  面對這樣的大趨勢,監管模式的變革已經勢在必行。如何從規則性監管模式向風險性監管甚至原則性監管模式轉變,是監管創新繞不過去的新課題。今年8月15日,國務院正式同意建立央行牽頭的“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并授權該會議作為我國貨幣政策、金融監管政策、法律法規之間的協調機制,同時也作為“交叉性金融產品、跨市場金融創新”的協調機制,并在這個機制下實現“金融信息共享和金融業綜合統計體系的協調”。

  不管怎樣,現在至少不同金融監管機構之間的協調機制是有了,但這離混業經營的監管制度還有很長的一段路。

  那么,下一步的金融監管創新,究竟是政策引領還是法治護航?這不僅關乎上海自貿區的金融改革能達到怎樣的深度,同時也關乎中國金融業創新的可持續發展。

您可能也喜歡:

  • 沒有資料
  • 亚特兰大v萨索洛 正规极速快三网站 重庆时时彩计划稳 2014网络棋牌游戏评测 快乐扑克 最新时时送金 福建时时走势图 福建休11选5走势图 安徽时时网 北京时时正规平台 赛车pk10推荐群网 重庆时时彩改为20分钟 足彩胜平负公式 极速时时是什么票 吉林时时彩手机走势图 极速赛车开奖